首页 我啊 教学 研究 网链 心闻 乐趣 雷天 印象 留言

这里可以看到我的简历……

  2018-06-28我啊

中国人民大学二级教授,心理学博士生导师;中国心理学会认定心理学家

现任:中国心理学会理事,中国心理学会网络心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,中国心理学会发展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委员,北京心理学会常务理事、副秘书长,北京市社会心理学会常务理事;中国教育学会学校教育心理学分会常务理事;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Behavioural Development (ISSBD)会员《心理发展与教育》杂志编委,《心理科学进展》杂志编委《心理技术与应用》杂志编委,《国际学校心理学》杂志副编辑(Associate Editor of School Psychology International


自师从林崇德教授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始,主要专注于发展心理学,多年来一直在高校从事心理学的教学工作,教学方面承担本科生、研究生以及教育硕士的部分必修课和选修课的教学工作。目前招收硕士研究生(2000-)、博士研究生(2003-)。

在从事教学工作的同时,也做了一些心理学的研究工作,近年来撰写了一些研究文章(170余篇),这些文章在国内被引用的次数已达3,620次(截止至2016-06-30,中国知网);研究成果在2010年版《中国期刊高被引指数》中,列“心理学”被引用排名第8名,在2009年版《中国期刊高被引指数》中,列“心理学”被引用排名第11,也撰写、主编、翻译了一些书籍(100余册),研究领域是儿童青少年的个性与社会性发展。


云南东川五中初中,云南东川一中高中。北京师范大学学士、硕士、博士。

曾任:中国心理学会发展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;楚天学者讲座教授(华中师范大学);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系教授(2002- 2007)香港中文大学高级访问学者;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后;《华人心理学报》杂志副主编(Associate Editor of the Journal of Psychology in Chinese Societies);第十届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;北京市教育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

奖: 华东地区2015年度优秀教育图书二等奖(2016)、第五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(2015)、朱智贤心理学奖(2010)、北京市第九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2006首都师范大学2004-2005学年优秀主讲教师(2005)、北京市第八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2004首都师范大学2003-2004学年毕业论文优秀指导教师(2004)、首都师范大学2002年度研究生优秀导师(2003)、首都师范大学2001年度研究生优秀导师(2002)、中国图书奖2000北京市高等学校优秀青年骨干教师(1998)、国家图书奖提名奖(1996)、浙江省树人出版奖(1995)、中国图书奖(1994)。

 

 

 


联系方式:

100872

北京市中关村大街59

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系

(汇贤大厦D座10层)

dr.leili@qq.com


 


雷网缘起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
雷网缘起

    我的网站在一个特殊的时期开通了,这就是充满恐慌的“非典”时期。

    自2003年4月20日北京市坦白“非典型肺炎”的疫情开始,接下来的几天给人的印象是“‘非典’猛于虎”。除了确诊为“非典”的不幸者被隔离治疗外,疑似“非典”也被隔离,有关的可能密切接触者也同样被隔离。为了保护自己、同时也为了保护他人,学生们纷纷回家躲避,学校也不得不做出教学方式的“调整”,实际上差不多就是放假的局面,只不过与通常放假不同的是大家都在“自动自我隔离”而已。

    迄今半个月过去了,北京的“非典”局面尚未见好转,学校“放假”的日子也就仍然继续着。这期间除了配合学校教学方式的“调整”做一些事外,惶惶不安的情形中脑中不时想到“鸿爪遗痕”的说法;虽然惶恐,虽然混乱,但是回头看时,这一段时间不应该只是一片空白。所以,做自己的网站能不能作为惊鸿一掠而留下的痕迹呢?

    实际上多年以前本人利用网上的免费主页服务做过一个网页,它甚至还得到一些从前的同学、现在的同事、朋友、学生的“礼貌性”的赞扬。美国人在“发展心理学”教材中总结人生的三大教训,其中之一是“人生没有免费的午餐”。虽然好客的中国人有时候会请人吃免费的午餐,但遗憾的是,我的免费主页所依靠的网络公司是“海龟”办的,所以我的那个主页不久就被停止了,尽管我自己没有吃到什么,甚至还付出了心血,上载的资料也被吞噬了。

    这就留下了一个心结,总希望有一天能够重新做出自己的网页来,更何况有同学安全的鞭策、朋友小尚的支持……可是一直慑于FrontPage的高深莫测,不知所措。“非典”来了,自我隔离之际,心血来潮,想看看这FrontPage到底是怎么回事,结果发现还算简单吧,一些基本的功能很快掌握,现在连雷天都会了!这就好像几年以前面对PowerPoint时一样,个中道理可能也有人总结过。

    现在这个网页花了一周的时间做成,算是“非典”时期留下的雪泥鸿爪。这既是自我成长中向前迈进的一步,也希望该网页对学生或者访客的成长有些许帮助,这可能才是该网页的真意。

    多谢北京大学小尚的支持,他说申请到域名之后可以把所有资料放在他们的服务器上,所以今天到邮局去邮寄了两年的域名服务费,同时也给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寄了一点钱,为抗击“非典”捐出绵薄之力。希望“非典”只是惊鸿一瞬。

200356

Top